当前位置:首页 > 宝马线上娱乐官网 > 正文

科研骨干持股,应该“怎么分”?

从“学术带头人都跑了”到科研骨干无一流失

7000万元这个数字,从营业额变成净利润,只用了不到六年的时间。

这是四川省机械研究设计院控股子公司四川日机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的经历。发展得益于机械院宣传栏上的一则新闻——去年6月,日机密封在深圳深交所上市。而能上市,则受益于机械院在全省率先启动的以科技人员持股为主要内容的产权制度改革。

推进产权制度改革,“并不是‘分股票’那么简单。”机械院院长、日机密封董事长赵其春感叹。要不要改?怎么改?这家诞生于1957年、省内机械行业唯一一家综合性科研院所的改革经历,为后来者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答案。

□本报记者 熊筱伟

要不要推进产权制度改革?

对改革机械院并不陌生。早在2001年,机械院作为我省首批13家转企改制科研院所之一,就率先从事业单位变为国有企业。

“变成企业,压力反而更大了。”机械院纪委书记王思华回忆说,过去职工工资由国家发放,社保资金也无需自己缴纳。成为企业后,这些成本都压在了机械院身上。“和以前比,每个人月薪都降了一些。”

更糟的是,改制并未激发员工动力。“牌子是变了,但相应政策没跟上。”王思华说,当时国有企业体制机制不灵活,工资体系仍相对固定。时任高级工程师、现日机密封副总经理陈虹对此深有体会,“科研人员都拿工资,最多有点儿奖金,干多干少差别不大。”

有同样感觉的,不止陈虹。一些业务骨干开始离职开公司。“两三年后再见,基本上都买房买车,这对留守的人刺激太大了!”陈虹感叹,其间大批骨干纷纷离开,其中甚至包括院里核心技术主要研发人员之一、省级学术带头人。

至2007年,离职人员已建起四五家企业,总产值和机械院相当。“再不改革,技术人员就跑完了!”赵其春和领导层形成共识:必须通过科技人员持股的产权改革,将科研人员个人利益与企业捆绑在一起,激发个人创新积极性,实现共同发展。

是“分股份”还是“买股份”?

改革产权制度,摆在机械院面前有两条路。

第一条是根据科技体制改革政策,将国企40%净资产量化奖励给科研人员,即“分股份”;第二条则是参照国企体制改革政策,科研人员出资购买相应产权,即“买股份”。

科研人员自然更倾向第一条路。但这条路“不好走”。王思华介绍,当时虽然有政策,但国有资产处置、税务、人事等配套政策并未出台。要将国有资产量化分配,仍需等待政策跟进。至于第二条路,难度也不小——将所有积蓄、甚至借钱来购买公司股份的想法,让科研人员忧心忡忡。“万一企业经营不好,那真就一无所有了。”陈虹说起当时的普遍担心。

是坐等政策出台,还是冒风险改革?赵其春反复思量后,决定“不等了”。“当时国内重化工业正进入快速发展期,对生产配套设备的机械院来说,机会稍纵即逝。”2008年机械院正式着手改革,整合相关所室成立日机密封公司,让公司98位科研骨干出资买下55%股份,院里代表国有控股40%,战略投资者5%。

如何说服科研人员“买股份”?“关键是要给出光明的预期。”王思华说,那段时间几乎所有领导都出马做解释说服工作,主要围绕两点:第一,公司有技术实力、市场有前景;第二,公司将以上市为目标,现在股份将成倍溢价。为此机械院从一开始就按上市标准聘请有相应资质的会计、评估等机构参与改革。科研骨干们也认可了这一改革方式。

是“局部改革”还是“全部改革”?

改革后,王思华能感受到变化——过去雷打不动的“朝九晚五”,被科研人员办公室亮到深夜的灯替换。周末自愿加班也成家常便饭。

改革后企业技术骨干无一流失,创新技术不断涌现。在巩固传统化工冶金领域技术优势外,日机密封又进入军工、核电领域。至去年日机密封营业收入逾3亿元,利润逾8000万元,分别是改革前5倍、20倍以上。

企业上市,也给科研人员带来丰厚回报。当初每股以2.28元购入的股份,至今价值已增长近50倍。

日机密封的成功,给机械院其他9个尚未改革的专业所室带来希望。问题是,该遵循日机密封的经验一个个“试水”,还是所有所室一起改革?

机械院最终选择了继续“试水”。“改革是前提,但不是改革了就一定会好。”赵其春表示,企业能否成功,还和市场、技术等相关。他认为,应条件成熟一个改一个。目前院里工程技术公司、理化计量无损检测公司正在改革中。同时对已改革企业将择机继续做好股权激励,将新发行股份给新晋骨干员工。

本文网址:http://sergiogallo.net/mf/18579602ykn91.html

0

[相关日志]

返回顶部